央广网

关于周宇光先生的词语笔记

2016-11-04 11:06:00来源:央广网江西频道

  □十三行

  1、悟空

  周宇光就将画毡铺在地上,拿着一杆半人高的毛笔,仿佛还夹着一支烟,这一杆笔又仿佛孙悟空的金箍棒,在烟雾缭绕中,变化出无数的神通来。

  周宇光长得也象孙猴子一样,精精瘦瘦,英武机敏。他的画室通常也象他人一样,不修边幅。画室里乱得很,画册,调色盘,石兽,各色的纸,已完成的画,如乱石铺街,间不容脚。

  他坐在茶席后面,一边摆弄他的小物件一边和你说话,语调高,声音亮。偶尔目光从对面的石雕木刻上扫过,那些他收藏的小石狮子也就抬着头,呆萌萌地望着他。

  说得高兴,周宇光会哈哈大笑,笑容里有狡黠,也有天真俏皮,在这样的笑声里他会迅速的扔一支烟给你,自已也迅速的点上一根。然后,他从楼上捧出一大堆画来,往地上一扔,看吧!

  周宇光精力丰富,创造力惊人。他可以白天不懂夜的黑。一个筋头就十万八千里,一会儿化身罗汉,一会儿又变身为美娇娘。

  那种上天入地,翻江倒海玩的心态和能力,那种不管天王老子造反的精神,要么在小说里,要么在现世中极少的人身上。

  在我看来,无相堂周宇光就是一个现实版的孙悟空。

  2、风月

  公开的情色,在中国曾是一个忌讳。羞答答的玫瑰静悄悄地开。唐寅的春宫画亦曾只能在宫闱私下激动地流传赏会。

  而我们就大胆也幸运得多了。

  春宫春戏,也是周宇光的拿手好戏。他笔下水灵灵的美娇娘,羞答答的花蕊姑,玉体横陈,巧笑倩兮,美目盼兮,摄人心魄。周宇光用他恣溢汪洋的春宫情色,淹没我们羞怯而色迷迷的眼睛。

  当人们第一次见识到他袒胸露乳,挺胸凸肚,明枪暗战的春宫画,难免被会被刺激得瞠目结舌,勃然兴趣,而老道学们则一定会勃然大怒。

  色而不淫。在周宇光笔下,女性的美真切直率。夸张的性感特征,由内而外的女性魅力经由媚眼如丝的眼神,吹弹可破的肌肤自然生力散发原初的美韵与美感。人爱风月,风月鉴人。他将高贵卑贱者的喜怒哀乐夸张变形,更添一些傻傻的可爱。这春宫,是人世间最隐秘也最真切的戏剧啊。

  以中国画来表现人体,难度要比油画大了许多。也常见中国画里的美人仕女,虽则也云鬓花裳,但多艳俗呆板如木偶,精致脆弱如宫女。宇光的美人,是充满了生活力和生命力的,那水墨点染勾勒的玉脂凝肤,樱唇一点红的美人,鲜活得能让人听得到肌肤的呼吸,妩媚得活脱脱就要从纸上走下来。

  “花气薰人欲破禅,心情其实过中年。“周宇光面对活的美女是会有点害羞的。”他的大胆与豪放全在纸上。笔墨春光乍泄,人事间的美好情事自然生动,活色生香,人事间的恶相无耻也赤裸裸体无遮掩,毫发毕现。男女纠缠间,流露的是性命和欲望的意趣与无奈,纠葛与释放。

  美人情色是风月,是杀手,也是棒喝。空即是色,色即是空,色空不二,或许,周宇光在春宫画里就这样给了你一枪。

  3、杂文

  大凡中国人的哲学思想总逃不过儒释首三家,且三家兼具的居多,孰轻孰重而已。

  于周宇光而言,佛家的禅机与妙理最为滋养他,籍以参究人事画理。而无相堂的名号,似乎也在昭示着他的艺术哲学和人生追求。

  无相堂里的绘画是周宇光安身立命,修为身心的依傍,也是他与这个世界对话的机括。他的画题丰富,画笔无所不达,高山流水,声色犬马,菩萨造像,戏曲皮影,不一而足,不凡的造型能力和笔墨技巧,让我们体会到传统中高远疏淡的画意。

  但他并不一味的深沉与俏皮,也不一味的玩味世外之相。在山高水阔的背后,也有着忧时忧世的悲伤。

  对生活对社会的观照与批判,愤懑于它的混蛋,周宇光有话要说,他不是小说家,不是杂文家,而图说自然是他最拿手的表达。在那里,他直指人心的捕捉能力,化繁为简的概括手段如鱼得水。

  我常常为他的山水情色所感染打动。但我也常常为他的画里具有的现实主义批判精神所刺激。在他的画里,我常常能读到他对世相的洞察与思考,而思想赋于传统题材以新意新解新境,让人耳目一新,会心一笑。我以为这也正是周宇光的高明和有别之处。

  在画里,他的现实主义批判有的是用的春秋笔法,有些也就直陈其事,或对官场丑闻,或对社会恶俗,或对无奈人生,了了数笔,极富调侃和讽刺之能事,犀利无比,在他的这些画里,隐隐的藏着投枪和匕首。

  他有题画句说:“人在彼岸,心在他乡。我们在这个纷扰地世界里假装若无其事的生活。”

  我时常在他的画里读到让人冷冷的幽黙和苦笑的自嘲。

  4、民间

  周宇光不同于他的那些画,他素面朝天,他的画粉墨登场。就象个农人,举着满满一罗筐的谷子,总骄傲于自已的收成赛过自已的沧桑。

  他的土地辽阔,他的收成丰登,在他的画里,有时是风月的,有时是童真的,有时是愤怒的,有时是幽远的。他抚弄着线条和色块,就象竹工编织竹编。日暮晨曦,竹器经由一些光影的变换透露无限的侧影和消息。

  有一个消息是吃茶喝酒种田的民间消息。虽则周宇光的画一无所拘,虽则他在画里无所不达,但可以确定,行脚汉不在庙堂,也不属于江湖。民间是他心念的归依,民间风物是他的作兴,他日常所喜所藏所绘,皆是一些民间的雕刻、壁绘和意趣。然后,那种民间的天真素朴,直率真诚也给予了他回馈。

  他的画所亲所在者皆亲若邻里。戏剧人物常为周宇光笔下唱念,游园惊梦的爱情,武家坡的团圆,三岔口的义气,他的戏曲人物就象我们身边那些可爱有趣的人们和生活。门神皮影等民间的题材也为他所乐画,他笔下的钟馗豹头虬髯,目如环,鼻如钩,耳如钟,头戴乌纱帽,脚著黑朝鞋,身穿大红袍,右手执剑,左手捉鬼,怒目而视,一副威风凛凛,正气凛然保百姓平安的模样。

  常见周宇光给凡人凡物造像,他笔下的罗汉象老农,老农似罗汉,质朴沧桑,有筋有骨。兴至所至,茶席一碗,脚旁一狗,阳台一鱼,瓶插一花,叶上一虫,皆可下笔,即如农人,门前屋后,都可载种,花生鸡蛋,皆可下酒。活泼泼的生活与画意。每于此,我常常感叹他对平常人,平常事的感同身受,体贴入微。

  天上地下,水里田里,行住坐卧,自由自在。这既是民间的立场,是民间的喜乐,也是民间的可爱。

  5、魔幻

  在周宇光的画里,我们能够读到太多复杂难以言表的情绪和感触。经由他的图式我们看见他理解的这个光怪陆离的社会和人心。

  笔墨是时代下的蛋。他的画有时象电影,有时象杂文,有时象话剧,或荒诞不经,或深刻犀利,或无所谓惧,或正儿八经的。他以笔墨挥洒,交织,缠绕,迸发,冲击我们传统的近于疲沓视觉和的神经。

  其来有自。周宇光生于七十年代,这个时代号称是一个开放的时代。文化勃兴,东西方文化碰撞,让我们欣喜,让我们兴奋,让我们焦虑。

  我们都是时代的宠儿和弃儿。何去何从?是资书以诗还是以古为奴?周宇光有着开放心态和兼收并蓄的能力,在他的画里,除开中国画的优秀传统基因,我们也能看见毕加索,马蒂斯的图式构成和色彩光影的刺激,甚至我们还能发现他所受到的些周星驰,鲍勃迪伦和王朔的影响。谁能不受时代的影响呢,关键在于影响了什么,影响了以后怎么办。周宇光长于思考,也是一个想象力丰富,感觉敏锐的人,古今中外,东洋西洋,造化人工,无非化为已意。画里画外,界内界外,他一任我行。

  我以为他的线条墨色、画意画境具有强烈的魔幻现实主义风格。笔墨爽净时纤尘不染,疾涩时老辣苍劲,堆叠处层层密密,破化时一任天机。画面跳跃跌宕如时空漫步。春宫,山水,花鸟,戏剧,造像,钟馗,达摩,罗汉,仕女,小鬼,周宇光让们穿越古今,按排他们在纸上会面,又让他们活在了今天。

  从本质上说,魔幻现实主义所要表现的,并不是魔幻,而是现实。“魔幻”只是手法,反映“现实”才是目的。

  如此说来,周宇光也是一个非常“现实”的人。

  6、救赎

  有一种现实叫做玩无力。这是物质时代的吊诡荒诞之处。

  游戏是孩子的艺术,艺术是成人回复孩提的游戏。在周宇光那里,他的画就是他的玩具。当他手拿毛笔横涂竖抺,在墨影纷飞里,周宇光完成了自我的救赎。

  他说:假如我们大家明天都死了,我们得将我们过去的所为当作自已另一世之食,是甘之如饴还是食之难咽。如此看来玩是必须的了。谁愿意今世来世天天上课呀。果然,周宇光竟将堂堂的大学教职辞了,彻彻底底的玩去了。

  他玩山玩水,玩瓷玩陶,玩收藏,玩宠物,无拘无束,乐此不疲。但凡周宇光又要到哪儿访碑问刻,走亲观展了,言语间,他都会用一个“扑”字,一副恶狠狠的样子。就象一个孩子挣脱父母的牵绊扑向心爱的玩具。

  玩带给他童心天然,抑或是童心天然,让他耽玩享受。走进周宇光的画室,我们总恍惚间得见一个小男孩儿赤脚趴天,满头大汗的样子。玩兴大发的时候,抓在手里的都是玩具。在他那里,举凡瓜果时蔬,小猫小狗,木人石兽,花鸟虫鱼,寻常所见,皆可入画。市井勾栏,亭台楼榭,床帷闺阁,禅林丛院、山川尺水,众生百相,尽入尺幅。

  当周宇光叼烟斜眼,或坐或立或蹲,或匍匐于地,点染勾勒,你很难想象,那些或悠远或魔幻或搞笑或禅机或沉重的作品就是他这样玩出来的。

  玩让周宇光快活,玩也让周宇光的画快活了起来。

  2014年11月10日中午完稿

编辑: 王一凡
关键词:

关于周宇光先生的词语笔记

周宇光就将画毡铺在地上,拿着一杆半人高的毛笔,仿佛还夹着一支烟,这一杆笔又仿佛孙悟空的金箍棒,在烟雾缭绕中,变化出无数的神通来。周宇光长得也象孙猴子一样,精精瘦瘦,英武机敏。他的画室通常也象他人一样,不修边幅。画室里乱得很,画册,调色盘,石兽,各色的纸,已完成的画,如乱石铺街,间不容脚。他坐在茶席后面,一边摆弄他的小物件一边和你说话,语调高,声音亮。偶尔目光从对面的石雕木刻上扫过,那些他收藏的小石狮子也就抬着头,呆萌萌地望着他。说得高兴,周宇光会哈哈大笑,笑容里有狡黠,也有天真俏皮,在这样的笑声里他会迅速的扔一支烟给你,自已也迅速的点上一根。然后,他从楼上捧出一大堆画来,往地上一扔,看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