央广网

英雄本色——评周宇光的绘画

2016-11-04 10:18:00来源:央广网江西频道

   陈侃凯

  周宇光是一位优秀的画家;他的影响力是属于“不胫而走”的那一类,它将会如同水一样慢慢渗透到各个角落,不像风似的一阵过后就悄无声息了,且到头来没有给人们留下记忆;比起那些依附于体制而得宠的绘画娇儿,周宇光有可能“相形见绌”;然而,艺术的光环最终还是要青睐那些在绘画领域默默耕耘的独行者,周宇光还算幸运,他的付出毕竟是有价值的,因为他具备了一定的底气和素养,有实力的画家开花结果是必然的事,况且他受过系统的美术专业训练,并得到过著名画家朱振庚老师的亲授,加上多年来对绘画艺术的一贯执着,已经在美术界崭露头角,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其实他并不是一位所谓带着使命感和责任感的画家,而是一个“志于道游于艺”自在自得的艺术信徒,在他身上自然的造化当然要胜过人世间的苦行僧,这份因缘是上天对他的慷慨馈赠。

  当然,周宇光是刻苦的,也是认真的,他的灵性不仅仅来自于他的自信,也来自于他对绘画艺术的高度敏感,更来自于对传统文化的热衷和对事物观察的细微;经过深思熟虑的线条和色彩,在他完美的近乎有点离奇的造型,甚至留有缺憾的画面上,正好构成了粗犷、生拙、错位甚至怪异,返璞归真的情趣和质朴简单的格调,呈现出传统与现代相互交融的精彩画面,在阴阳交错和喜忧转换中获得对现世光怪陆离的审美体悟;周宇光没有随展览机制的逐步升级而去描绘尺幅渐长的大山大河,也没有因时代的需要去表现历史和现实的重大主题,而是神清专注地画他的传统人物画题材,就像当年的齐白石热衷于将视角转向生活趣味,最后却成为了家喻户晓的国画大师一样;周宇光绘画的最大特点就是他的戏剧性,其实生活处处充满了戏剧,这一类题材的特征重在用中国画的语言表现出人物的各种神态,在看似简单的寥寥几笔中读出画家的用意,从人物的动作神态中欣赏中国传统文化中充满戏剧性的故事,达到一种美的享受;周宇光有着摄人魂魄的绘画能力,无论是达摩还是罗汉,不管是戏曲人物还是山水花鸟,在这个充满活力和笔精墨妙的绘画世界里,我们常常感叹画家绝妙的艺术创造和高超的笔墨技巧,那些精灵般的眼神和看似荒诞的动作,在窥视现世的同时折射出一道无比犀利的光芒,是爱恨交加?是忐忑不安?是苦行僧般的超度?是调侃当下的无奈?还是戏弄人生的喜怒哀乐无常?一切都可以猜测,一切都可以想象,一切又都可以在细细的品味中获得一种满足或者是失望,这都无关周宇光画什么和怎么画;周宇光的自信是完全建立在传统基础上的,周宇光的着眼点又恰恰是绘画最关键的核心——人的性灵;他笔下的人物经他手中那支特制的长杆毛笔,淋漓尽致地出现了古往今来活在历史故事中的各色人物,其不言而喻的戏剧性,在不大的尺幅中征服了当下那些所谓以大取胜、以大来填补苟延残喘的展览机制的危机!

  说到绘画的戏剧性,并非关良、马得、韩羽等所表现的戏剧题材,那些充斥于画面的衣着和动作仅仅说明表现的是戏剧,而不代表有戏剧性;中国画传统人物历来强调传情和传神,尤其传神特别重要,神情里面饱含了许多故事,迂回曲折千回百转的丰富想象就具有了戏剧效果,充满浓烈戏剧色彩的眼神和动作,不就是画家需要捕捉的精彩瞬间吗?更何况暗藏在这些表象背后的喜怒哀乐悲欢离合,其历史文化中的戏剧性效果往往放射出异样的光彩,那是西方绘画无法比拟的,它是中国文化特有的艺术精华;周宇光不仅是画戏剧题材的高手,也是表现绘画戏剧性情境的一流画家;笔墨色彩上的得心应手,动作造型上的传神阿堵,在他的画面中产生出强烈的戏剧效果;光艳华丽背后的严酷冷酸,妩媚多姿底下的委屈含隐,加之周宇光在人物对象上主观的“随类附彩”,使画面上的形象更为生动,在历史和现实的观照中充满了人们对艺术、人性的审美观照,从而营造了一番让人们重新审视艺术人生,成就绘画的戏剧力量;周宇光的绘画与其说是画戏剧和历史故事中的人物,还不如说是在表现作者对人世间百态众生的鲜活感受;周宇光是懂得传统的,也是深爱传统的,在他大量的作品中,我们不难发现他对传统绘画资源深入挖掘的程度,特别是对民间美术的高度关注;中国民间艺术的丰富性,是广大劳动人民智慧的集晶,是民间艺人生命价值的集中表现;我们没有理由用厚厚此薄彼的方式去评判封建体制下豢养的画家和民间工匠绘画水平的高下,而应当透过艺术品看到什么是艺术的价值以及什么是艺术的生命?只有那些充满活力的绘画,特别是揭示了人的喜怒哀乐并源于人的本性和符合社会性的绘画,才有历史价值,才更加突出美术社会学意义。

  周宇光对绘画的认识从他的笔墨中充分地表现出来,粗犷的用笔、鲜艳的色彩,和人物的夸张表情,窥视的眼神,妩媚的动作,那些隐匿在笔墨技巧背后虚幻的禅意,不同程度地表现出周宇光笔下的那种神清淡定,似乎是在强烈和暗淡的对比中,企图消解人生的欲望,用一种看似色彩的绚丽去化解内心的纷乱,在取悦观众的同时,达到一种“酒神精神”般的疯狂,绚烂的华彩往往暗示着内心的不平静,周宇光既是一位画家,也是一位观众,他始终在各种审美矛盾的纠结中梳理审美情绪,在荡涤内心的污浊之后将浮生若梦般的空寂还原给自己的心灵,并透过笔墨表现出虚无与宁静;周宇光站在艺术的高度,现实地观望绘画艺术的规律,用简单去表现复杂,用丰富去消解单纯,用强烈去回归安宁,看似跟不上当下展览所谓的“高大全”,实则是继承中国传统文化艺术的典型代表,尤其是对绘画艺术民间性、趣味性、宗教性的开掘在绘画语言上独树一帜,眼花缭乱的人物和色彩在周宇光的笔下成为了扭转乾坤的神话,绚丽斑斓中我们强烈地感受到远古的审美和张扬生命的艺术魅力,从而感叹周宇光独特的绘画创造。

  人生有很多与生俱来的东西,你说不清也道不明,比如说数学天才,他对数字有极高的敏感;周宇光是不是绘画天才我们姑且不做评论,他对绘事有极高的天分,那种“一眼即神”“一目观道”的能力,特别是对物体及形象的记忆不同于常人,那不是人们眼睛所看到的物象,而是内心感觉到的神灵,有了这样一种记忆,绘画的外现充满了一种神秘的力量;那些形都是附在人物神灵上的一种符号,形随神动和神趋形走是两种不同的效果,形神兼备有时却成为追求完美的无尽缺憾,而周宇光恰恰是表现传神的绘画高手,其看似不经意的形却烘托出精灵般的神,或妩媚、或缠绵、或鬼魅,在一种矛盾纠结中隐喻出人间百态;你不得不承认这是一种能力,而这种能力又预示着对灵魂的掌控,形象的穿透力是通过对物象的把握和笔墨的熟练运用来加以体现的,无论是表现山石、动物以及人物,周宇光都赋予了他笔下的物体一种神灵,那就是精神性的元素,这是一种更接近绘画本真的元素,也是拉近物体与精神的距离,在寻找绘画审美的看点上,周宇光的妙处自然有他自己的高度,而这种高度恰恰是绘画审美的关键所在,非是当下那些费尽心机吃力不讨好的展览机制所营造的“视觉功利”,一味地追求传统和民间是周宇光长期思考的问题,他将绘画始终定位在富有禅意的境界之上,这当然更加高妙。

  周宇光的笔墨十分老辣,那些沉稳凝练的线条不仅来自他那支特制的长杆毛笔,也来自他多年“以地为案”高端执笔站立挥毫的作画习惯,更来自他天马行空捕捉世间万象并描绘出人间百态的高超技艺,他通过对民间历史绘画的搜寻和对社会历史人物的普遍关注,在洞悉生命物体的灵魂和把握笔墨精神的精义上突出了绘画的传统渊源,同时又不失时机地体现了“笔墨当随时代”的合理要求,使画面充满浑厚、凝重,彰显出中国绘画特别是人物画的当代精神面貌,也焕发出水墨色彩承载古典传统的历史价值;中国画不朽的生命力在于笔墨,中国画的核心当然离不开以形写神和以形传神,周宇光不仅熟练地驾驭了笔墨技巧,而且能够透过笔墨揭示人物内心复杂的情愫,以期达到用绘画语言来表达真善美和假丑恶的现实意义。周宇光绘画的风格是在继承传统意义上的一种创新,但这种创新是摈弃了传统文化中的历史局限,代之以拥抱生命的华彩去刻画传统人物,使画面更充满时代意义和主观色彩;在迥异于当代很多画家风格面貌的同时,他以传统的笔墨和绚烂的重彩给自己的绘画增添了新的生命,创造出一种不可多得的审美境界,让我们从画面的无穷魅力中去体验中国文化的精深和感知中国绘画艺术的魅力。

  周宇光的绘画充满了“英雄本色”,那是无为和无所不为的激情和旷放,从他的绘画艺术中我们看到了艺术的本色和本真,看到了艺术上所拥有的无畏,这正是周宇光的可贵,是他足以证明自己远离平庸的超凡脱俗的能力。

编辑: 王一凡
关键词:

英雄本色——评周宇光的绘画

周宇光是一位优秀的画家;他的影响力是属于“不胫而走”的那一类,它将会如同水一样慢慢渗透到各个角落,不像风似的一阵过后就悄无声息了,且到头来没有给人们留下记忆;比起那些依附于体制而得宠的绘画娇儿,周宇光有可能“相形见绌”;然而,艺术的光环最终还是要青睐那些在绘画领域默默耕耘的独行者,周宇光还算幸运,他的付出毕竟是有价值的,因为他具备了一定的底气和素养,有实力的画家开花结果是必然的事,况且他受过系统的美术专业训练,并得到过著名画家朱振庚老师的亲授,加上多年来对绘画艺术的一贯执着,已经在美术界崭露头角,产生了一定的影响;其实他并不是一位所谓带着使命感和责任感的画家,而是一个“志于道游于艺”自在自得的艺术信徒,在他身上自然的造化当然要胜过人世间的苦行僧,这份因缘是上天对他的慷慨馈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