祝安峰: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

2017-07-17 14:59:00来源:央广网江西频道
  祝安峰先生出身书香门第,从小聪颖好学,于书画情有独钟,对笔墨潜心揣摩;先后得郑仁山、孙其峰、张文俊、华夏等名师指点,三十年来主攻山水兼写花鸟,立意高远笔墨精到。其山水布局大气构图严谨,运笔豪放气韵生动;其花鸟师法自然栩栩如生,形神兼备情趣盎然。屈指数来,迄今已有百余件作品在海内外展出、发表、获奖。其山水代表作《三清揽胜》,深得联合国专家比德沙迪青睐,欣然收为珍藏。
  问渠那得清如许,为有源头活水来。安峰先生精研南朝谢赫“六法”与唐代张彦远《论画六法》,秉承中国画重神韵偏写意之传统,对青藤、八大、石涛、赵之谦、吴昌硕、黄宾虹等前辈大家手摩心追,终成今日气象。
  山水画在中国艺术的历史长河中名家辈出,留下了众多的传世佳作,造就了一座座历史的高峰。如何从传统山水画陈陈相因的程式中闯出一条新路,这是摆在所有国画艺术家面前的难题。安峰先生虽然领悟到只有走进生活将笔墨融于自然之间,才能超凡脱俗,但突破前人藩篱的过程是艰难而又痛苦的。在悉心揣摩前辈大师佳作的同时,他身背画夹爬山涉水,深入到最原始的景点采风写生,崎岖蜿蜒的羊肠小道上留下了他的足迹。他认准了生活是艺术的源泉这个道理,坚持到生活中去感受大自然的灵秀,写生万帧积稿无数,给以后的创作打下了坚实的基础。经历了秃笔三千、废纸万张的磨练之后,他的画作终于破茧蝶凤凰涅盘,形成了自己独特的艺术风格。细读其画,大泼大染气势磅礴,用色用墨胆识相济;尤其是山间中峰钩勒的苍松巨石,更传达出自然和谐的人生意趣,初显不同凡响的大家风度。安峰先生笔下的写意山水,多大笔勾勒重墨渲染,生机无限颇具张力,已臻“可居、可游、可赏”至高境界。他走出传统文人画的孤芳自赏,追随时代深入生活,力图表现平和、悠远、质朴、自然的意境。当别人困于名利身心疲惫之时,他却怡然自得地踏遍青山,将眼中山水化为胸中丘壑,然后纵情泼墨一挥而就。他的许多山水佳作,都具有鲜明的地域特色和艺术个性,浑厚大气苍润质朴,表现出三清山的灵秀清雅、蓊郁华滋的天然佳境,在江西山水画坛个性鲜明。
  安峰先生认为:中国画追求神似主张内敛,含而不露意在言外。藉以表现画家的精神内涵与哲学修养。即赏心者为上,悦目者为下。苏轼曾以“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来说明这个道理。因其是一种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而画家除了具备精湛的表现技巧,还要有深厚的文化修养。山水画如此,花鸟画亦然。
  安峰先生的花鸟画,外师造化,中得心源。方寸之间,兰花的雅致、翠竹的清新、菊花的隐逸跃然纸上,体现了自然和谐的精神,洋溢着画者对生命的热爱。尤其是他将江南翠竹赋予水墨意境,抒发出自己的感受与体悟,表现出独特的审美旨趣与精神向往。他的写意墨竹以书入画,水墨淋漓挺拔向上,功底之深厚令人叫绝。观其笔下之竹,以行草生发枝叶,时疾时徐穿梭有度,时粗时细虚实相生;看似逸笔草草漫不经心,实则遗形取神妙趣横生;婉约中见分明,简净中寓丰富,高度概括以简胜繁。他爱用单纯素雅的水墨造境,平常中见奇崛、平淡中求深厚,追求作品的内涵和张力,表现出“以淡求厚”的特色。他的水墨花鸟小品,亦追求长于抒情而又不失法度,探求虚实、黑白、轻重、呼应以及节奏的强化对比,藏之以境、求之以趣、寓之以情,使作品意味无穷。
  近几年来,安峰先生名闻遐迩好评如潮。其书画作品在省级以上展出、发表、获奖一百多件。其中国画作品参加《中国现代水墨画展》、《香港中国艺术大展》、《第三次中日书画公开征集展》、中国当代花鸟画展、首届八大山人全国山水画展,《秋云掩映峭壁奇》、《枇杷小鸡》编入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的《当代美术家解读》;《德艺双馨,一专多能》——我所知的祝安峰君一文载入中国艺术研究院学术文库《美术评论及其它》,国家画院、华东师大联合主办的《画院》,香港国画家协会主办的《东方艺坛》、《中原画坛》、《美术报》、《书法报》、《中国书画市场报》有专题介绍,中央电视台拍有专题片《写意人生》;书法作品获“国际现代书法大赛”三等奖。先后入编《中国美术家》、《中国当代文艺家辞典》、《当代书画篆刻家大辞典》、《国际书画篆刻家大辞典》等十多部辞书。更可喜的是,《祝安峰中国书画作品选集》由中国美术家协会主席刘大为题写书名,美术杂志社原社长、主编、著名美术史论家华夏作序,2010年1月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祝安峰画竹》被列入中国画技法从书,2011年1月由人民美术出版社出版。
  安得峰峦笔下来?胸藏丘壑写大千。以祝安峰先生的勤奋与悟性,必将攀登上一座座艺术高峰,取得更加丰硕的成果。
编辑: 李竟成
关键词:

祝安峰:外师造化 中得心源

祝安峰先生认为,中国画追求神似主张内敛,含而不露意在言外。藉以表现画家的精神内涵与哲学修养。即赏心者为上,悦目者为下。苏轼曾以“论画以形似,见与儿童邻”来说明这个道理。因其是一种情景交融的艺术境界。而画家除了具备精湛的表现技巧,还要有深厚的文化修养。山水画如此,花鸟画亦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