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从封塔纳的《空间观念/自然》说起

2018-06-04 09:59:00来源:央广网江西频道

  新熵埴之观

  泥火记忆的艺术形式与变迁

文|白明

  意大利空间主义大师封塔纳1959年有一件著名的艺术作品《空间观念/自然》,是由一条金属丝在一团泥上切出一片并在上面划了一刀后烧制而成,所传递的关于对空间、观念和自然,技术与表达本质的思考直到今天仍有启示作用,是我认为的现代陶艺史上经典和值得反复研讨的作品。

丰塔纳作品  空间观念/自然

  之所以没有以美国现代陶艺之父彼得·沃克斯,日本现代陶艺旗手八木一夫的作品为例,是因为我想抛开陶艺家身份背景所限,更好的回到艺术本体中来讨论和展开“如何看”的问题。

  对后两位来说,他们都是循着陶艺创作之路从技术磨练至个性觉醒缓慢而成,他们也曾循规蹈矩,做着精美的容器,在容器上画着与传统息息相关的装饰且具备了传统陶艺家具有的几乎全部的品质。

彼得·沃克斯作品

八木一夫作品

  在神奇的同一年,1954年,他们走向了迥异于传统陶瓷艺术创作的新艺术表现的道路,登上了陶艺的另一座山峰,现代陶艺由此在东西同时出现。这两位重要的艺术家,完全是从自身的陶艺家身份中被唤醒,走向现代陶艺表达的新风格之中。

  他们是从质疑、困惑中走来,他们在不同的陶艺的容器性和拉坯的工艺中发现了泥土的自我表达和泥土的自由属性。

彼得·沃克斯(Peter Voulkos)在拉坯

  将旋转中拉坯的技术,分解成塑造性粘贴和立体的光影的表达。这种颠覆传统审美的方式,唤醒了泥性,掀起了美日现代陶艺的风潮。而这些都是源于他们所处的时代中现代艺术的蓬勃发展,陶瓷艺术作为现代艺术的一部分,出现在流向今朝的艺术河流之中。

  彼得·沃克斯和八木一夫在他们的作品中依然绅士般地保持了陶艺人的审美经验和成型技巧,无论他们在作品的结构和表达上做了多么让人惊异和富于才情的探索和引领。

  丰塔纳于1899年出生于阿根廷罗萨里奥(Rosario,Argentina),父亲是名在意大利出生的专业雕塑家。他在米兰度过了他的大部分时间。他最著名的艺术贡献在于其一系列“割破的”画布作品。

  封塔纳却迥然有别,作为空间主义的巨匠,他的一块泥超越了陶艺家的身份也摆脱了陶艺的经验与束缚,从而将陶泥从技术与实用与生活中干净而自信的分离出来,仅仅成为艺术表达与个人认知的材料而被使用,从而赋予了陶泥全新的生命形态。这样的作品如果仍以实用、技术、精美来联系着传统生活陶瓷的历史来判断美与不美,是荒唐和可笑的。

  彼得·沃克斯和八木一夫在陶艺创作中拥有的技巧与渊源,使他们在创作中仍以陶艺家的身份在思考问题和对待材质,此时的封塔纳已经走到了陶艺的边缘,他更敏感和直接的在裸露的泥上看到朴素的本真力量,看到了自然、时空与观念的坦荡与动人心魄,他那自信而有力的一刀,给了这块泥以灵魂,这是人的灵魂与泥的灵魂的伟大拥抱。

  在我的眼里这件作品彻底解放了捆绑着泥土的一切枷锁和技术的束缚,将陶艺还原成只属于泥土和火的气质与人的一见钟情。这种还原的本身也还原了陶艺原本应有的生命,也还原了人自身生命的爱——对泥对材料的伟大的尊重和敏感且以最不人为的方式呈现。

创作中的丰塔纳

  人们总是将最关注的目光投向艺术史中那些起着引领和导向作用的艺术大师和艺术作品。这样的作品出现,往往不在于拥有多么高超的技术、难度,一些初学者还能从外形上模仿和复制。就像杜尚将小便器搬进博物馆,后面就有将旧家具、工业垃圾、日常生活现成物也搬进博物馆,但是不论怎样挪用和照搬都超越不了杜尚对艺术史和文明史的颠覆与建立的巨大价值。

  同样,封塔纳的这块最简单的、普通的,几乎不含有技术含量的这块泥,对世界现代陶艺所起着的引领和启示的作用同样具有引领性。

丰塔纳作品

  简单的从现代性、当代性来说,陶艺和所有的现当代艺术,面临着同样的问题,甚至比其它的现当代艺术遇到的问题,更具有独特性、历史性和地域性。

  世界上没有那一门艺术形式,如陶瓷艺术一般与我们人类的进程、文明和日常生活如此息息相关。在这样的艺术门类中,往前每跨一步,都将遇到远远大于其他艺术门类的质疑、阻碍和大众的不满。

丰塔纳作品

  越是与人类文明史息息相关的古老的艺术门类,越具有强大的、顽固的审美惯性。这种审美惯性,远不仅是在外形上和艺术表层上,而是与人的内心情感依赖、成长记忆、甚至文化的族群集体潜意识息息相关。

  当这种记忆受到挑战,受到改造和受到质疑,甚至颠覆的时候,人们从视觉上的不能接受转而从情感上和心理上的抵触,进而充满敌意。这样的审美全世界没有哪一个国家如中国这样的在中国的现代陶艺史进程中所遇到的压力和面临的困难。这也更显示出中国的现当代陶艺在这些年来所取得的国际性影响和发展更值得关注、关怀、研究和梳理。

  我在上个世纪末,在论及世界现代陶艺发展与中国现代陶艺现状中曾谈到现代陶艺发展的源流,陶艺的风格与流派,重要代表性陶艺家,当然也谈到了中国陶艺面临的困境、取得的成绩,还有存在的问题。

  时隔20年,这些问题仍然还是存在着,只是层次和范围的深浅大小不同。有关艺术理论和流派,技艺与方法等在今天中国的各式展览和巨型画集、艺术评论集中充斥,艺术现象被各种名词和主义裹挟,在此,我愿意回到开篇,由封答纳《空间观念/自然》的一块泥引导,回到陶艺材料的元素里去。

创作中的丰塔纳

编辑: 王一凡
关键词: 白明;新熵埴之观;泥火记忆

一、从封塔纳的《空间观念/自然》说起

意大利空间主义大师封塔纳1959年有一件著名的艺术作品《空间观念/自然》,是由一条金属丝在一团泥上切出一片并在上面划了一刀后烧制而成,所传递的关于对空间、观念和自然,技术与表达本质的思考直到今天仍有启示作用,是我认为的现代陶艺史上经典和值得反复研讨的作品。之所以没有以美国现代陶艺之父彼得·沃克斯,日本现代陶艺旗手八木一夫的作品为例,是因为我想抛开陶艺家身份背景所限,更好的回到艺术本体中来讨论和展开“如何看”的问题。对后两位来说,他们都是循着陶艺创作之路从技术磨练至个性觉醒缓慢而成,他们也曾循规蹈矩,做着精美的容器,在容器上画着与传统息息相关的装饰且具备了传统陶艺家具有的几乎全部的品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