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眼中的李午兴

2017-07-19 11:23:00来源:央广网江西频道

  一个画家对客观物象的理解和认识是带有个人印记的。不管用什么工具、什么材料来表现,这种理解和认识总会自然而然地呈现在作品中。

  纵观李午兴的漆画,无论是写实的、还是意象的,最打动人的是他用“漆语”的语法创造出的语境。他的漆画流露出灵性的趣味,在情景交融中显得意味深长。作品表现没有形似的约束,只求心灵的意象表达。

  李午兴的漆画作品生成于他的艺术性格,也可以从中看出他的一种独特风格或品质。早期的作品结实爽朗,与当时流行的写实习惯显然有别,到了成熟的时期,他则力求画面经营单纯严整,体现着理性的自在和诚恳。

  李午兴是一名高校教师,性格大方,不太喜言笑,却乐于助人,心中无私,骨子里透着一股劲。作为一名年轻的漆画家,数年来在追求漆画的道路上不断探索,正是这种执着的精神使得他的作品呈现出一种鲜明的个人面貌,这和他的性格有很大关系,正是他的性格特征传递给我一种朴素的安静之美。

  李午兴的漆画作品多以自然为主题,但题材涉猎较为广泛,有人物、风景以及部分漆器。尤其风景作品,以个人独特的视角借助漆画的语言向别人阐述他心中的自然观,画面营造出一种凄美的意境,会给观者带来一种静谧的、宁静的感受。他的作品创作手法多样,色彩清新、淡雅,形式感强,强调再现与表现的结合,注重挖掘漆画艺术自身的表现力。从李午兴近年来的作品中可以感受到他在拓展漆画艺术语言的表现力和在求新求变的基础上,强调漆画神韵,既有传统的艺术精神追求,又能够展现当代青年人的朝气与生命力。在《山川》系列作品中,借助漆画艺术的本体语言与绘画性结合,力求摆脱漆工艺“版、刻、结”的制约,而达到更多学术上的绘画性。这种探索性和独有的特殊性,也是值得肯定的。最后祝愿他能在漆画的路上越走越好。

  ——王向阳(中国漆画艺委会副主任)

  李午兴是在东北哈尔滨师范大学艺术学院读的大学,本科学的装饰艺术专业,二年级时有一段漆画课便熟络些。午兴是地道南方人温文儒雅很随和,2010年去南昌见过一晃又六年过去了!算来毕业也有十几年了!

  做漆是个慢事情,起头就要有较为清晰的计划,先弄哪后干啥!东南西北的准备材料,上手工作了需要极其的耐性层层罩染、日复一日的髹涂打磨!不象个画家更似个参禅悟道的修士!

  江西是中国漆画的重镇。陈圣谋先生毕生努力为当代江西漆画铺就了坚实基础、有序的文脉传承而成今日繁荣之势!午兴亦是江西漆画新势力不可小觑骨干力量!大学毕业进入大学教书,听说还兼任行政工作,如此负担还有大量作品问世实属不易定然付出常人所不及的代价的!李午兴早期作品《庄系列》、《黄金时代系列》在画面构成形式中探索绘画语言,装饰语言的运用使得画面效果新颖和强烈。近些年入选中国当代漆艺展及国内重要展览的作品的作品《岁月如歌》,《老山潭》,在具象与意向中追求画面的美感。漆画作品如《空山新雨》、《逝去的挽歌》、《山川-弦乐四重奏》、《江山如梦》等作品,抽象语言的把握上更加洗练更富有个性,在抒情描绘的基础上更加注重抽象的美感。在李午兴的漆画作品中,总是透露着一种高雅的气质。近年来午兴的作品在国内展事中成绩斐然!江湖不远、山高水长,午兴定能大有作为!

  ——张泽国

  午兴学艺,我是鉴证人,在读漆艺研究生期间刻苦好学,认真做好导师的助手,完成好布置的各项科研任务,他从事漆艺创作至今已有13个年头,平时的话语不多,工作起来沉思内敛,张弛有度,又不失趣味。其画,亦如其人!

  众所周知,绘画倘若屈从于低级感性去展现艺术的冲动,而不考虑其笔端所传递能量和承载力,未免失于浅薄。这种能量和承载力似乎在毫不含糊地说明:这不是闲情逸致的绘画,更不是那些藉以各自光怪陆离的心灵投射来应对的碌碌无为的现实幻想。

  午兴以这样一种存在主义的绘画方式表达自身,即,不在更强大的命运面前逆来或者顺受,而直接显现为直面命运的一种自由意志的锤炼。

  如果有人被最简单的日常生活碎片里各种风景、人物的具体物像所诱惑,就有可能忽略了他作品中所表现的感情上的异质同构和时间延展的意义,这正是午兴那些绵延不绝的山川以其自身的变现闯入我们的视线,以此来消除上述观点所产生的任何疑虑。

  现代艺术之后,艺术的工作是审视人的自我经验,即分析自我的知识和图像意识。人的主体经验和生活意识本身是被一个潜意识的知识和图像体系支配的。艺术要考察的是影响生活感受的意识部分,而不是自我意识影响下的眼睛所看到的物象和图景。

  因此,我们不难发现,午兴画作中所展现的“第三抽象”,更多强调了对人性整体性的寄托和表达,其中包含对“行动痕迹”本身存在意义的积累,而不是一时的激情和行动,这就是董其昌所倡导的文气,这种心绪的转化凝聚对物象本体的直接关照,对物体的原本状态的重新观察和体验。作品不在于对象是什么,而在于何人何时与之遭遇。它的形式已经变得不可捉摸,它不再像“第一抽象”去注重形式背后的精神含义;不再像“第二抽象”去注重行为、力度或色彩留下形态和状况,而关键是在于追寻“一笔”中将人的精神可以灌输进去多少,甚至反复灌输的时候,其中可以承载多少,给观者留下多大的自由去体会和觉悟。

  午兴从参加工作至今已有13个年头,平时的话语不多,但工作起来有条不紊。其画,亦如其人;沉静内敛,又不失趣味。屈从于简单地定义为内心描述艺术的诱惑,而不考虑其尽管粗狂但却有条理的笔触所传达的能量,未免失于草率。这个能量毫不含糊地说明:这不是消遣的绘画,更不是对生活现实补偿的绘画,补偿那些不得不以各自的方式来应对的赖以生存的现实。这是一种存在方式选择的绘画,不在更强大的命运面前逆来顺受,而是直面命运的一种自由意志的修炼。

  如果有人被最简单的日常生活片段里各种风景、人物形象所诱惑,就有可能忽略了感受作品所表现的感情上的积极主动和时间延续的意义,这正是午兴那些山川、山脉的画作以其自身的刚毅闯入视线来消除对上述观点的任何疑虑。

  山川,不论是形体各异有限,苍劲,巍峨,雄伟,几乎总是黯淡的古老山体;还是形体雄伟,形态各异,色彩多变的最近形成的山体,都以断然不容置疑的方式传达着自身的理想而给人以深刻的印象。

  这是表现于一个模糊情况的内心感受的信息,不论是在最暗淡和不明白的时刻,还是更有吸引力和充满动力的时刻。形式也可以存在于不断变化、上升、显得遥不可及等作用力的迷雾笼罩下,但是没有迷雾和朦胧能够抹杀视觉所迸发出的确切的力量和意义。这些山川、山脉也是特殊和理想化的,亦如日常空间是特殊和理想化的。李午兴表现出的情怀可能应该在日常生活中去寻求、捕捉和兑现。

  ——支林 (江西科技师范大学美术学院院长,二级教授,博士生导师)

  午兴是一个心底很清哳的画者,记得他刚从哈师大毕业来学校与我做同事,初见其作品时被一组《庄》系列漆画触动,装饰造型手法为主,运用得很肯定,技法严谨,不拖泥带水,画面有回归历史真实的诉求。一直到2009年,他的装饰及平面的手法做得更单纯和自在,但也就在这一年,他的画风有一个急剧的转变,他做了写实的探索(如《梅》、《岁月如歌》等),尔后又有对印象派色彩表现的尝试(如《静物系列》、《逝去的挽歌》等),之后的《山川系列》基本反映了这两种尝试的成果,更可贵的是,午兴最终找到一个画家的本真状态,一种举重若轻的表达方式,自由和松驰的表述。

  在短短近十年的漆画实践中就得到大跨度的飞跃与蜕变,没有一个清哳的大脑与判断是很难实现的,所以,午兴,我们看好你!

  ——冯艺

  我与午兴畅聊漆画发展之路一致认为:漆画艺术家想要在艺术之路上走得更长远,不仅需要提高艺术素养,也需要提升个人境界。提高艺术素养,是我们在熟练掌握传统技法的基础上,不断创新技艺、超越自我,使作品具有独特的绘画语言,传递出时代精神;而提升个人境界,则要求我们持续丰富专业以外的知识储备,同时能够专于创作、心无染著、挣脱已有成绩的桎梏,最终实现作品的升华。

  在发展中国漆画艺术的探索中,已进入自由创造的时代。李午兴仍然在深入研究,静心创作,在他心里,艺术是永无止境的,今后他还将用手中的画笔继续耕耘他的艺术,创作出无限的美景。

  ——姜晓光

  午兴和我是校友,都是哈尔滨师范大学毕业的。不在同一届,认识在江西,他人有气质画也充满着灵气。我和他在交流画画感受之余,都喜欢喝两杯。酒后的他更像东北人,有种豪气和义气。

  对于漆画,午兴比较低调谦逊。他的漆画充分继承了张泽国、田卫平等老师的画风,是典型的哈师大风貌。带有装饰意味,以优雅的装饰手法表现画面的艺术效果和审美理想。又不失画面的绘画性,能与江西绘画面貌相融合。取南北之长于自身,因此他的漆画作品,清新而灵动,优雅而简约,富有意向的美感。

  近年来午兴的漆画如《相由心生》、《江山入梦》以现实生活的风景为素材,以独特的形式感,构筑画面框架。在强调抽象意蕴的同时,表达自身对“真”“善”“美”的感受。他的画被多家美术馆及艺术机构所收藏。在漆画艺术中,他正以自己刻苦的态度,坚强的毅力,实现着艺术理想。期待他在今后画出更多精彩的漆画!

  ——徐涛

  我和午兴兄认识没有很长时间,因为他比我年长所以称呼为兄,第一次见面的时候觉得他很斯文且儒雅,一看就是肚子里有货的那种,接触时间久了,也证明了我之前的感觉。他的漆画作品我很喜欢,从他的作品当中我感受到一种苍凉,一种北方的肃杀之气,站在他的作品前能够让我安静,但是我就正喜欢这种感受。

  他在创作上也是我的榜样,在高校里他担任教学办公室主任一职,这个职位是很忙的,而且漆画是需要花大量的时间去创作的,但是他依然能抽出大量的时间进行创作,且作品量很多又很精致,这一点我打心眼里佩服他。

  ——张明远

编辑: 谢元森
关键词:

他人眼中的李午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