他人眼中的姜晓光

2017-04-12 12:49:00来源:央广网江西频道

  晓光是我指导的研究生当中非常出色且艺术天赋极强的一个。

  纵观当下,漆画已走进“纯艺术、多元化”发展的时代。姜晓光的漆画作品有着不少大胆创新、独具风格、工艺精湛的佳作。突破了传统漆画工艺性、装饰性的束缚,将视觉语言的纯粹性和工艺上的精益求精有机结合,在漆画语言的运用和表达方式上进行了自由的深度探索,令人眼前一亮。他向艺术创作的个性化与自由表达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努力跳出固有的条条框框,很好的呈现了其独特韵味的漆画作品。要做一个优秀的漆画家,就得付出比其他画种艺术家多三倍的努力。超越技术层面进入深层的审美思考,并非不要技术,恰恰相反,更需要以异乎寻常的精到新颖的技术作为基础和支撑。只是在这种超越中,必须注入当代审美精神和艺术观念,使技术性和形式感成为作品自身有机结构的必然逻辑展开。我很高兴的看到姜晓光兼具这两种不同寻常的特质,并且他懂得如何在自己的作品中淋漓尽致地运用。他善于保持并发挥自己的优势和特长,又总能寻找到足以表现他审美情趣和艺术追求的题材,让自己的创作意象酣畅淋漓地自由驰骋。

  通过近几年姜晓光入选全国美展的几幅代表作来看,他的漆画创作被赋予了一种高洁淡雅的审美意蕴,让人看到画中所潜藏的文化意味和雅逸恬淡的书卷气。而画面的构成,则是简洁疏朗,气韵十足,力求在简约中表现力度,在单纯中体味丰富。这在以往的漆画作品中是不多见的。其实说到底,画家作品的文化内涵,取决于画家自身的文化素养和审美高度,来源于画家对自我情感的自由抒发和对艺术长期体悟后的厚积薄发。这是无法用刻意制作的单纯技艺所能达到的。

  作品《欲望》是姜晓光读研期间在我指导下完成的作品,由此开始了他的意象漆画作品的创作,这是对传统漆画具有本质提升意义的一次向当代艺术的转换,是他以漆材作为媒介,将创作激情通过得到提炼和升华的感性所作出的一种完美的生命表述。他的意象漆画,细察之下或远而观之,都可以在无序之中看到有序,感受到深藏在画面之中的节奏和韵律,令人信服地领略到他呼之欲出的创作热情和生命激情。他的作品不但形式感强,而且格调清新,品味隽永。

  姜晓光的漆画作品似他本人一样,内敛而不虚浮,像玉一样温润,具有东方审美品格和西方文化淬炼,令人回味无穷。

  ——支林

  "都说能交集的人就是缘份"。

  十二年前,我调到南昌工作是为了漆画,与晓光第一次的交集也是缘自漆画。

  初次见面的印象尤其深刻。那次是为了学校漆画工作室急需安装通风设施,陈圣谋教授派我去省工艺美术研究所调研一下。在没有任何工作联系方式的情况下,顺利找到了研究所的漆画工作室,也就成功偶遇了晓光,一个侍人热情,却似乎不需要太多理由的年轻人。

  自那次偶遇后,本以为少有见面机会,谁曾想,因为组织漆壁画团队需要,与他开始了至今十三年的长久交集。

  他的漆画如同他的为人,坦诚而直接。现实中的他话很多,所以画面里也从不肯平淡,发现他的这个特点并不费力。随着处得时间长了,越加觉得晓光对漆画的态度如同他的直率做人,喜欢漆画也可以不需要理由,一如既往地维护"自由漆画"这个事情,同样不需要理由。

  如果说,因为"漆画"与晓光交集是原因,而也许将要与他一直交往下去的应该是缘分吧!

  ——冯艺

  认识姜晓光,是在他的漆画工作室。他和他的助手们正在制作大型漆壁画,气氛很浓。用漆画的手段制作大型壁画是许多其他画种所无法替代的。所以许多大型建筑、都会请他绘制漆壁画,任务不断。他在业界知名度很高,和省内很多著名画家如:陈圣谋、邹良才、王向阳、熊建新等都有过合作。江西名楼滕王阁主厅的《滕王宴乐图》、国体中心的《鄱湖匡庐》、前湖迎宾馆的《兰》等很多公共场所的漆壁画都是他们合作的作品。

  没有金刚钻,揽不了瓷器活。大量的漆画创作,练就了作者过硬的本领,姜晓光的吃苦、打拼精神,使他在漆画技艺上不断提高。除了壁画,他还深入生活搜集素材,以不同手法创作漆画作品,这些作品都参加了省级和全国不同类型的展览。

  《2008.1月》是一张都市风景。俯视、焦点在画面远处的正中央,屋顶的透视线,均匀的向那里集结。透视线有长有短,线与线之间的距离有宽有窄。但结构严谨,一方一方大小不同的梯形伸向远方,处理得十分讲究。仅就这些线形,气氛已经出来了。因为是雪景,作者用蛋壳镶嵌,三历线,银浆和渲染等手段,将画面处理成一个统一的银白色的世界。在这个统一中,作者寻求了丰富的内涵和细微的变化。使作品经得住细细品味,所有建筑物的窗户,都隐藏在暗色的立面墙体里,与屋顶的亮灰有一个大的反差。画面很凝重,很深沉,所以很耐看。为了表达冬日都市宁静的美感,作者在构图上选取的是平行透视并以银白色统筹,使读者通过画面感到这是一座有秩序的城市、一座文明的城市、一座披上银装更加美丽的城市,因而也是一首表现都市平和并宽广的银色交响曲。

  《和谐家园》是另一件都市风景画,虽同是俯瞰,但是作者选取的是成角透视。成角透视的画面会更趋于活泼。因为要表现红屋顶,所以整个画面处理成暖洋洋的色调。前景建筑结构成的S形,决定了这件作品的基调,作者依山来安排其他建筑,使建筑群错落有致,同时作者将图画下方的深色树木,同样作了一个S形的树丛组合向上延伸,强化了画面的韵律感,也加强了画面的活泼。这张画对疏密的安排很讲究,对空白的运用很讲究。尽管屋顶充满整个画面。但不拥堵,仍能“透气”。画面中心部分有很多细节,制作精微,使画面更美,更有看点。这是另一首城市和家园的颁歌。另一首欢快、热烈的都市交响曲。

  两件作品对照研读,带给我们同样的愉悦,但都是不同感受,足见画家的驾驭能力。

  姜晓光有很强的探索精神。《春雨》(入选第四届全国漆画展)表现的是另一种情调,别一样的手法,为了画面的效果,在板材上裱上蚊帐布,通过制作,使雨帘时断时续的感觉更佳。这幅画,图面极其简洁,天上的雨丝和水面的涟漪,通过精心组织安排,传达出作者的悠思和遐想以及淡淡的乡愁。前两首是交响乐,这幅是用二胡独奏的一首思乡曲。

  有一句名言“聚全力苦练自己最拿手的本领,就能成功”,青年艺术家姜晓光已经取得很多成功,已经室江西漆画界的中坚力量,但更大的成功还在后面。

  ——陈松茂

  我与晓光的相识,说起来很偶然。那是在十年前,当时是应邀画一幅山水漆壁画,在一所中学的茅棚里,踏入房内,映入我眼帘的就是一个高挑的身影正在和他身高相当的木板前挥笔。那一面之后我们开始结缘。

  谈起当下的漆画现状,晓光常说:人到耄耋之年仍然躺在襁褓中吸吮着母体的“乳汁”不肯自立,没有自己的面貌,走不出自己的路子,坚守着所谓的传统。这些现状都是简单在师古、师造化,而没有达到一个漆画家“师心”的状态。而作为一名有责任感的漆画家,应该做到作品能随着时代的发展而发展,作品应该有时代的气息和美感,特别是在当下的时代,更是需要突破与创新。

  作为江西本土的年轻漆画家,他的漆画不仅体现在继承优秀的文化传统上,而更多的是在精神层面上自我创新的一些东西。在江西传统漆画创作上,他进行了深入而全面的探索和再认识,经过多年而艰辛的多方实验,形成了浑厚、新颖灵动的个性,画作里面还充满了生动弥溢的气韵。他的作品是以心接物,借物写心,不为自然景物所圃,是借漆抒发满怀情意。

  ——李午兴

  不知不觉我和姜晓光相识已十四载,我看着他从大学刚毕业的青涩到结婚生子转眼也将步入不惑之年,不得不感叹时光的流逝,唯一没变的是我们都还执着的在漆画这片土地中寻觅着属于各自的宝藏。晓光他为人率真,在他坚毅爽朗的外表下有着一颗柔软的心。他的艺术一如其人,上下求索,穷追不舍,真心的待艺术,艺术也真诚地回报他。他探讨艺术规律时的激情,阐述对生活对人生感悟时的激昂,充满了青春活力.....多年来他总结了不少技法规律,积累了丰富的经验。同时他又常常陷入自我的意识不能自抑,他在不同题材的描绘中提炼艺术形式的纯粹性和深化艺术语言的丰富性,不断解决矛盾的统一,不同于大多数漆画作品的厚重、深邃,他更乐衷于运用轻盈的色彩表现抒发情感在其明快的色彩背后总透着些许淡淡忧郁。纵观姜晓光的漆画作品,值得称道的是他的艺术表现形式。较高的艺术修养、雅致的审美情趣、精湛的创作技能都为他的作品增添了别具一格的漆之韵味,他的画作兼具思想性、艺术性和观赏性。

  潜心耕耘漆画领域十五个春秋,他不断尝试自我创新,将各种元素融入漆画语言,执着于一幅作品的几十次打磨。他的画作从具象到抽象、从写实到写意,经过十多年的艺术沉淀,姜晓光的漆画作品逐渐形成了鲜明的个人特色。

  艺术生命之所以能够常青,在于多元化、个性化的共存与发展。中国漆画艺术需要年轻漆画家们的发扬与传承。未来,我期待姜晓光能够继续创作出更多富有艺术性和时代特征的优秀作品。

  ——王向阳

  晓光与我结缘于漆画。细算之下,已有十余年。在我眼里,他是一个对漆画艺术满怀热忱,潜心钻研的青年艺术家。与其他画种相比,漆画大概是最注重技术性和形式感的。漆画家在创作过程中,都无一例外要耗费大量时间和精力用于制作。一副作品的创作,短则几个月,长则一两年。反复的打磨,提炼、完善。他既始终以充沛的激情投入创作,又审慎地处理在创作过程中面临的各种问题,在艺术上精益求精。他的心境很静,不被世俗的名利所干扰。这是难能可贵的品格修养。

  十多年来,姜晓光在漆画的领域里不断探索技术工艺,变换创作题材,注入新的艺术观念,在传统漆画艺术向当代艺术的转换上有着自己的独立思考和审美鉴赏。从他的画作中我们可以看到,他既固守民族传统的根,又追求当代审美情趣;既注重表达生活与自然,又袒露自我主观情感。在“漆”、“画”二字中,他更热衷于对“画”的表现。作品极具表现力和创造力,展现了当代漆画家的艺术追求和特有姿态。

  其实,真正意义上的艺术作品从来就是画家精神的外化,它既是精神的,也是材料的。姜晓光在漆画艺术体验、语言表达和材料选择上,总是在努力寻找着最合适的媒介,这是一个不断探索寻觅的过程,也是一个蕴含着创新意味的经历。在继承中发展,在发展中继承。带着开拓的意识,去弘扬我们传统艺术的精髓。其中有不少作品在精神内容上反映了对当代人生活状态的一种感悟,不是只是纯粹的技术层面的东西。姜晓光善于按照艺术形式原理提炼艺术,他的视野开阔,善于从其他艺术形式中吸收养料,包括从西方现代艺术中获得抽象形式美感的启发,从而创作出更具他鲜明特色的漆画作品。例如他创作的《欲望》这一幅画,远看像油画的色彩,明暗非常协调,克服了装饰性的刻板;近看漆画光辉斑斓、肌理丰富、工艺细密,是漆画从工艺性向绘画性发展的一个典型作品,非常耐人寻味。

  漆画艺术的漫长之路,未来还有更多的空间与惊喜在等待着他去探索。我相信并且期待姜晓光有更多佳作呈现。

  ——熊建新

  我与晓光的情谊要追溯到他刚大学毕业参加工作。对艺术的热衷、对运动的共同爱好,使得我们成为了单位上的好同事、生活中的好朋友,情感上的好兄弟。

  在我眼里,晓光是一个有着赤诚之心,坚持本真的性情中人。在漆画领域默默耕耘十几载,他凭借着自己的孜孜不倦和不忘初心,坚守着对漆画艺术的热忱和激情。这是一种难能可贵的品质!

  尽管在2003年我调入了江西财经大学之后,与晓光的相互交流少了许多。但是心底的那份情谊却始终如初。看着他这几年在全国各大漆画展中崭露头角,屡创佳绩,我的内心是极为欢喜的。从他的漆画作品中,我看到了他的成长、蜕变,以及突破。这是一个艺术家的成长历程,也是他艺术道路不断修正的必经之路。

  他利用不同的漆性特征,承载画面中的当代文化与现实的内涵。实际上,这些也正是继承传统的个性化语言、自由表达真正要言说的东西。作为一种特殊的表象性符号,漆画创作有着自己独特的意蕴,这个意蕴就是人类情感。这种情感在晓光画作中不断被强化,逐渐形成具有其个人艺术风格的语言符号。艺术创作过程,是一种艺术提炼的过程,是一种能够表达动态的主观经验、生命模式和人类情感形式的过程,从晓光过往的作品不难看出,他正是在这样一条道路上不断探索前行。

  漆画材料丰富,技法多变,通过十多年在漆画领域探索积累的经验,他对材料技法的驾驭能力日趋成熟,他渐渐从早期对工艺的探索转向对情感表达的探索,其近年的作品中融入现代人的精神情感和审美风尚,创作题材日渐丰富多样,能够运用丰富的材料和技法使漆画在漆的制约下得到充分发挥,从而得到多元发展,既可以表现恢弘壮丽的社会生活,又可以展现抒情优美的自然情怀,它可以具象写实,还可以抽象写意,灵活灵动,趣味多变。富有个性与特性。例如,他的作品《 戏秋 》色彩的铺排,笔触的挥洒,给人一种浑然一体的感觉,在形式语言上具有“深层结构”的特点,在观赏性方面又别具一格,是他凭借着较高艺术修养和审美情趣所呈现的精神畅游。

  希望晓光在以后的漆画创作不断构建完善个人艺术风格,多创作具有时代精神、民族气派、地域特色的现代漆画作品。我相信通过他的不懈努力,必将在艺术的求索之路上取得更加辉煌的成绩。

  ——罗时武

编辑: 王一凡
关键词:

他人眼中的姜晓光

纵观当下,漆画已走进“纯艺术、多元化”发展的时代。姜晓光的漆画作品有着不少大胆创新、独具风格、工艺精湛的佳作。突破了传统漆画工艺性、装饰性的束缚,将视觉语言的纯粹性和工艺上的精益求精有机结合,在漆画语言的运用和表达方式上进行了自由的深度探索,令人眼前一亮。他向艺术创作的个性化与自由表达迈出了坚实的一步,努力跳出固有的条条框框,很好的呈现了其独特韵味的漆画作品。要做一个优秀的漆画家,就得付出比其他画种艺术家多三倍的努力。超越技术层面进入深层的审美思考,并非不要技术,恰恰相反,更需要以异乎寻常的精到新颖的技术作为基础和支撑。只是在这种超越中,必须注入当代审美精神和艺术观念,使技术性和形式感成为作品自身有机结构的必然逻辑展开。我很高兴的看到姜晓光兼具这两种不同寻常的特质,并且他懂得如何在自己的作品中淋漓尽致地运用。他善于保持并发挥自己的优势和特长,又总能寻找到足以表现他审美情趣和艺术追求的题材,让自己的创作意象酣畅淋漓地自由驰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