白血病儿子偷偷在药盒上写遗书 妈妈背地里边看边哭

2018-09-30 10:54:00来源:央广网

看到儿子偷偷在药盒上写的遗书,妈妈背地里边看边哭(央广网发 通讯员乙图摄)

  央广网南昌9月30日消息(通讯员乙图)“亲爱的爸爸妈妈,原谅我用这种方式写下自己的遗书……你们不说,我也知道自己没多少日子……”9月10日,正当南昌十三中的高三学生在教室里热火朝天的紧张备考时,在南昌大学第二附属医院血液科病房里,一位妈妈趁着儿子睡熟,从褥子下抽出一张被压扁的药盒,看着上面一行行字,妈妈瞬间泪如雨下。这是她18岁的白血病儿子偷偷写下的遗书。“他的字一直很难看,我没有见过他写得这么工整。”也许,这字迹在我们看来依旧潦草不堪,可妈妈却坚持说这是儿子写得最好的一次。

摸着儿子脱落斑驳的头发,妈妈心里充满愧疚。(央广网发 通讯员乙图摄)

  看着病床上的儿子,摸着儿子脱落斑驳的头发,妈妈周禾秀的心里充满了愧疚与自责。愧疚儿子才3岁时,她和丈夫便把他从丰城老家带来南昌,跟着他们在油漆厂打工、一直过着漂泊无依的生活;自责在儿子被检查出白血病后,他们两口子四处举债筹钱、想尽一切办法才只够打化疗维持,却在骨髓移植所需的50万元治疗费面前束手无策,如今儿子眼看就要错过最佳移植期,重生的希望渐行渐远……

18岁的白血病男孩饶建峰(央广网发 通讯员乙图摄)

  病床上,饶建峰努力回忆着去年9月里发生的每一件事,因为这是他最后一次保留下学校的记忆——还记得高二开学第一周,他和同学们在班里组织发书、集体大扫除,他给自己装订好各科作业本;第二周,老师调换了座位,饶建峰被安排坐在靠窗户最后一排;第三周,饶建峰又一次信心满满给自己制定了学期计划:每日早起背单词,中午休息一小时,晚上11点前睡觉……平淡的日子没过多久,10月国庆节来临,放假在家的饶建峰忽然感觉喉咙不舒服,去医院一检查,他得的不是咽炎、也不是感冒,而是急性髓系白血病。

  离开学校住进医院,饶建峰开始了他的抗白之路。对于人人都闻之色变的白血病,这个18岁男孩又何尝不知道它的恐怖之处。可是为了让爸妈少操一点心、也为了让自己调整心态过好当下,他只能在心里告诉自己要乐观、要坚强。“我还是蛮相信科学的,科学可以治好我这个病。”在外人面前,饶建峰总是用这句话表达他的信心,因此,面对一次次痛苦难忍的化疗,面对镜子里那个日渐丑陋干瘦的自己,饶建峰始终没有放弃重生的希望。

饶建峰让妈妈把课本拿到病房(央广网发 通讯员乙图摄)

饶建峰的体力已经支撑不了他继续看书学习(央广网发 通讯员乙图摄)

  今年高考前,饶建峰让妈妈把课本都拿到病房,他想补齐落下的功课,然后明年高考时和同学们一起步入考场。然而,每学习一小时,他就必须躺下休息两个小时才能恢复体力;由于体内血红蛋白极低、免疫力差,他看一个小时书眼睛就会变得异常红肿;再加上一次次化疗对于身体的摧残,他实在扛不住了,于是又让妈妈把书本拿回家去,一并带走的,是他明年高考的希望。

饶建峰的双手已经僵硬的扎不进一个针眼(央广网发 通讯员乙图摄)

护士只能在他腋下血管里输液(央广网发 通讯员乙图摄)

  “我儿子以前100多斤,现在只剩90多斤了。”再有一个月,饶建峰患病就满整整一年。这一年里,他一共打了8次化疗,这是人体可以承受的最后极限,如今甚至连他僵硬的双手也再容不下一个针眼,护士无奈只能在他腋下的血管里输液……自从饶建峰生病后,妈妈在各种场合掉过无数次眼泪,可除了流泪、除了每天24小时病床前悉心陪护,她觉得自己什么忙也帮不上。

妈妈只能买快餐为儿子改善伙食(央广网发 通讯员乙图摄)

  每天到了饭点,妈妈为了节省成本,一般都会自己提前买好食材,然后花5元钱借用楼下饭店的锅灶煮一些清淡的食物;儿子每次化疗后身体非常虚弱、胃口也不好,于是妈妈便去饭店给他买顿“大餐”改善伙食,妈妈口中所谓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