文培升:您给我生命,我养您到老

2020-07-30 10:29:00来源:央广网

  央广网湘东7月30日消息(记者王一凡 通讯员温凤娇)晨曦洒在萍乡市湘东区荷尧镇善山村一个普通小院,36岁的文培升开始了忙碌的一天。

  起床后,文培升赶紧到母亲周建荣的床前,替母亲翻身、擦洗、更换纸尿裤和衣物,然后准备饭菜、喂饭。同样的事情,一天要重复5次。直到深夜母亲睡去,文培升才有几小时休息。

文培升为母亲擦洗身体

  这样的日子,文培升已经坚持了12年,4000多天。都说“久病床前无孝子”,日复一日的端屎端尿、擦身喂饭,谈何容易,日子久了难免会厌烦。而对文培升来说,孝敬父母是应该的,哪里会厌烦,就怕没有照顾好。

  2002年,退伍回乡的文培升在市区当学徒工,不久就在邻村开了个铝合金门窗定制的小店,日子虽然普通,但是很幸福。

  然而生活和文培升开了一个玩笑,2007年,父亲因工厂意外身亡,留下文培升三兄妹和母亲生活。祸不单行,2008年2月9日,还沉浸在新婚喜悦的文培升,跌跌撞撞赶往医院,母亲在干家务时从楼顶摔倒,经医院抢救后虽保住了性命,但成了高位截瘫,胸部以下全无知觉,仅左手稍微能动。“当时兄长正好回家过年,就两个人轮流在医院照顾母亲。”文培升说,“十多天后,妻子又临盆,人都是手忙脚乱的。”

  出院后,兄长赴广州打工,妹妹也要上学,妻子刚刚生完孩子,照顾母亲的重担全压在26岁的文培升一人身上。文培升说,这半年是恢复的最关键时期,需每天按摩四肢,活动身体,母亲的情况渐渐好转,但因脊椎受损过于严重,连轮椅都坐不了,只能终日躺在床上。

  “一开始啥也不懂,就多问、多学。”文培升说,每次翻身,要调整好几次姿势,让母亲躺着舒服些。最难的还是上厕所,如果是正常大便,母亲会有肿胀感,便可以抱着母亲排便。而遇到拉稀,只能定时观察、勤换洗衣服。

文培升为母亲按摩腿部

  虽然平时很注意,但母亲还是长了褥疮,文培升很是懊恼。“褥疮难好,主要还是护理起来比较麻烦,除了按时换药,身体还得侧着,如果排尿弄脏了伤口,又得重新擦洗上药。”文培升说,母亲第一次长褥疮,打针、吃药、上药……反反复复2个多月才痊愈。

  “把海绵床垫换成电子气垫床后情况就好多了,但是怕遇上停电,只能隔一小时用充气筒充一次。”看着母亲受苦,文培升眼里满是心疼,逐渐增加翻身次数,将晚上休息时间定在11点,尽量缩短保持同一个姿势的时间。

  母亲不能离人照顾,小店自然开不成了,2个孩子相继出生,光靠妻子的工资很难维持生计。家门口的工厂老板看文培升踏实肯干,也被他的孝心感动,就安排了一份管理的差事,时间相对还宽松。“一个月3000多元钱,虽不多,但是能补贴家用”,文培升说,“给母亲弄了一个手机,设置一键通话,如有什么事,2分钟就能赶回家。”

  母亲病了后,文培升几乎不怎么出门,市区都没去过多少次。累不累?说不累是假的。“不知不觉就过了12年,一开始肯定会不习惯,毕竟都是年轻人,现在久而久之就成了自然。”文培升说。

  这些年兄长在外成家工作,妹妹也已嫁人,文培升一个人照顾从没有半句怨言,想的都是怎么把母亲照顾好。除了母亲,还有同村患有精神疾病的姨娘也会常常搭把手照顾。45岁的姨娘一生未婚,由两个舅舅轮流照顾,每日需定时服药。“舅舅都年纪大了,我能做的就尽量多做点。”文培升说,给姨娘洗脸、洗脚、洗头这些都常要做,洗澡就花点钱请同村的帮忙。

  虽然躺在床上12年,但是看起来还很精神。“好在有个好儿子”“拖累了儿子儿媳10多年,感觉对不住他们。”每每说起儿子,母亲总是噙着泪。在文培升的影响下,两个孩子格外懂事,也会跟着照顾奶奶,有什么好吃的都会喂给奶奶吃。

  “我一直觉得自己很幸运,妻子和家人都很支持我,这么苦这么累的日子都一起扛过来了。”文培升说,母亲含辛茹苦养我长大,照顾她无怨无悔。

  如今,文培升最大的心愿就是把母亲照顾好,让母亲安度晚年。

编辑: 胡斐
关键词: 湘东;民生;

文培升:您给我生命,我养您到老

晨曦洒在萍乡市湘东区荷尧镇善山村一个普通小院,36岁的文培升开始了忙碌的一天。