那年协警在金山

2017-09-07 11:42:00来源:央广网江西频道

  央广网修水9月7日消息(熊智华 樊德远)“几度风云,几度春秋,风霜雪雨过激流……”每当听到这支耳熟能详的动人老歌时,警界打过工的我顿时就会有一种格外的亲切与自豪感,就不由会想起曾经在湘赣边陲金山上协警治安的那段辛酸岁月。

  25岁那年的春初,为了生计和实现从小就迫切向往橄榄绿警营的真实心愿,我毅然告别县城生活的父母妻女,背起行囊跨上当地矿业部门专门下乡进山接送工人的吉普车,来到了偏远的湖南、江西两省的边界高山——当时正值高产黄金的土龙山,成了守卫这里的黄金派出所的一名光荣“编外”警察。

  我所在的护矿中队在千余米高的修水县上杉乡漫源洞村的群山深处。这里人迹稀罕,气候条件十分恶劣,每年的十二月,大雪就会如期而至,只到第二年的二三月间才会融化。更为恶劣的是,这里几乎找不到生活水源,采矿用水全是水泵从山下抽上来的浑浊泥水。因此,带队民警及我们协警几乎都成了挑夫。还有不分昼夜的狼嚎声、狗叫声和频繁的开矿爆破声及夏夜粗壮的蚊虫毒蛇叮咬等,真是时刻让人毛骨悚然,防不胜防。尤其是千疮百孔、满目疮痍的矿山井洞,行动稍有不慎,就有被砸被埋被坠落丧命的危险,先前听说就有十多位粗心矿工和盗抢不法分子掉下井去没能生还。

  我们六十名队员到齐的那一天,黄金派出所按照矿管、守护、办案三个中队编程抓紧组织野外实战演练。虽然在县里招录时通过民兵培训基地训练过一周,但一到战斗岗位,像部队一样的15公里的急行军、20公斤重负荷的体能测试,却让我筋疲力尽,浑身像散了架似的痛。晚上,队部洗刷过后,贵州当过兵的中队长冷建伟一边为我挑着脚底的水泡,一边跟我讲部队的光荣传统,热切地鼓励我扎根矿山,当好金山上的坚强卫士。

  一段时间后,警营的生活快速锤炼了我。记得刚安排到“焼鸡窝”矿洞守哨卡,在一次爬山围捕盗窃金砂嫌疑人行动中,估计有1000多米的登山长跑,可我刚跑了不到500米,就气喘吁吁中途放弃再也不肯继续跑,嫌疑人最后还是身后同事冲刺追上制服的。在当年秋季矿区“严打整治”战役中,也以抓贼追逃为零的成绩“震动”了全中队甚至全所。于是,所队长连夜开紧急会,专门指定副所长方翔带我这个“小城兵”。方副所长一方面带着我勤练军事技能,另一方面给我找来《治安管理条例》、《矿管条例》等当时使用的法律法规,让我了解公安保卫业务,向业务素质要潜力。看罢与护矿相关的几本法律书,有关依据和做法深深地触动了我,那一刻,我暗下决心,一定要迎难而上,苦练体能和业务素质,不给中队或派出所抹黑。此后,我一切从零开始,早上坚持跑步、上山下山不忘肩挑背扛,抽空跟民警学擒拿格斗或到野外锻练,晚上学巡查搜捕,学法规知识,学安全防范,逐一过关,不断地挑战自我。功夫不负苦心人,终于在同年年底的各项实战中,我以全所协警队员第一的成绩被派出所被国营土龙山金矿评为“优秀护矿队员”,还拿到了县矿管局、公安局规定的协助破案追逃最多、追赃最多、加班守哨卡最多的“三项最高”奖励3万元。

  协警护矿生活是极其艰苦的。每天,当黎明的曙光刚从遥远的小山头升起,我们就会在嘹亮的吹号声中开始集中短训。一个小时的“晨练”之后,吃过早餐,同事们又会在中队长的带领下,到各个哨卡例行交接班,并进行一天一晚的翻山巡逻。按护矿队纪律,我们中队辖区巡逻范围来回近50公里,分两个小组24小时内要巡查4次,不论风霜雨雪,无论中途发生什么变故,都必须当天完成和上报查寻结果。协警第二年的炎夏,天气如火般烤人,那天,和队友们正攀爬在山崖沟壑之时,我突感不适,猛地从崖石上竟晕倒滚了下去。想不到的是,紧随我后面的同事连忙跟着滚下来救起我,一边用随身携带水壶里的水喂我解渴降温,一边将手指掐着我的人中,还脱下橄榄色警帽,为我扇着风、遮挡太阳。当我吃力地睁开双眼时,全组的队员都赶忙拿出自己的水壶,一齐将我的毛巾浸湿并为我一处一处地擦洗干净,然后一起扶我上道。一路上,正是靠着队友们的那壶茶水,那片友情,我战胜了暑热,并且坚持到另日天明时分与队友们一同执勤完毕回中队。

  1986年,土龙山金矿奉命封山停采,我们五年的协警生涯突然结束了,在解散撤离的联欢晚会上,当我和我的这帮难兄难弟深情地唱响“几度风云,几度春秋,风霜雪雨过激流……”这熟悉的旋律时,想起即将挥别洒满血汗五载的矿山,即将与挚爱的队友话别,堂堂七尺男儿,个个眼含泪花,相拥而泣,不愿分开……

  光阴似箭,晃眼30年过去,如今,不论生活中面临顺境还是逆境,不管滚打在哪个行业,还是经常会想起那段协警治安的坎坷经历,也常常会激励着我不甘气馁、不落人后,以警察的勇敢气质和顽强精神,战胜前行路上的困难艰险,谱写着平凡人而不平凡的灿烂人生。

编辑: 王一凡
关键词: