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场跨山越水的收徒

2019-06-21 07:31:00来源:央广网

 

  刘飞按:
  2019年6月19日,潘凤霞大师收徒周晓红拜师仪式。
  近90岁的潘大师,端坐台上依然自信大气,雍容是由内而外散发出来的气质,hold住了全场。在徒弟向老人磕头那一瞬间,我感受到老人的激动,甚至看到了她手的微颤和眼中的泪光,我想起她对赣剧前途的忧心忡忡,她对后辈的殷殷期待,感动莫名,心情久久不能平静!
  当徒弟唱起《游园惊梦·妩媚春光》时,潘大师盯着洪琳老师手里的胡琴一动不动,忽然伸出巴掌带头喝彩,嘉宾们随着熟悉的旋律跟着浅吟低唱,剧场内回荡着一股汹涌的热浪。
  潘大师抬头看着正在演唱的徒弟,双目炯炯的期待,喷射出火热的光芒。
  拜师仪式快结束了,潘大师忽然大声呐喊:“早点把赣剧院建起来!要振兴赣剧!”连喊了三遍,边喊边挥舞着手臂,仿佛要抓住什么,又像要将所有人都揽过来,一齐去奋斗的样子。
  快90岁的老艺术家了,技艺的传承已经力不从心,但徒弟还可以亲炙并传承这执着、纯粹、深入骨髓、与生命融为一体的热爱。时代不同了,如今的从业者倘若对剧种的爱不那么纯粹,传承和创作必会浮皮潦草。我们看在眼里急在心里。这个拜师仪式虽是个仪式,却不可小觑。赣剧自老班社始,大部分老师傅都不愿教,学生无从学,历来不尚师承,造成五百年的剧种竟无流派,始终繁盛不起来。解放后赣剧虽涌现了一些大艺术家,皆因课徒之风不盛,辉煌止于个人。传承不力,造成断档断代,根生而不深,遑论叶茂,又逢创新巨变时代,叫赣剧情何以堪?从这个拜师得到启示,要在赣剧界开启名师带徒传戏之风,赣剧太虚弱,得从根子上去培土,重师承重师道重流派。

一场跨山越水的收徒

——潘凤霞收徒记
文/李滇敏 万芸芸

  6月19日,江西艺术职业学院小剧场。两排热情的花篮把剧场内的气氛点染得喜庆热闹。赣剧表演艺术家潘凤霞一袭红裙,端坐着,眼神中透着欢喜。今天,她要收徒,收一位从千里之外的福建浦城赶来拜师的赣剧后辈为徒。

  赣剧是潘凤霞的一生至爱,或者说是她的全部生命。9岁登台,从小在戏班“驮梁”,谁能想到,这个小小的唱戏娃就碰上了好时候。1950年饶河班与广信班结合,赣剧诞生了,她成为第一代赣剧人。上世纪五六十年代,那时的赣剧多么辉煌啊。《还魂记》《西厢记》《珍珠记》《西域行》……她们演了数不清的好剧,杜丽娘、祝英台……潘凤霞塑造的诸多的艺术形象成为舞台经典。毛泽东主席赞誉其唱腔“美秀娇甜”,刘少奇同志称赞其表演“诗情画意”……

  她和亦师亦侣的爱人童庆礽以及众多赣剧艺术家一道,用心血浇灌着赣剧之花,她们不停地排戏、不停地演戏,她们上北京演、到上海演,他们进工厂演、下部队演……她们还拍赣剧电影,赣剧的影响遍及全国,甚至在东北,也建起了专业的赣剧队伍。
  赣剧是多么美的艺术啊!作为国家非物质文化遗产赣剧国家级传承人,“潘派”赣剧的创始人,把自己的艺术和信念传承下去,是潘凤霞最大的心愿。
  这样一场收徒来得或许有些晚,然而,正因为久盼,更让人欣喜。
  为什么这个幸运的潘派弟子会是来自遥远的福建浦城的周晓红?

  福建与江西山水相连,早在清康熙年间,当赣剧还没有“赣剧”之名的时候就传入了浦城。因为它唱腔优美,很快为浦城百姓所喜爱,并成为浦城民间流行最广、历史最长的一个剧种。1953年6月,浦城县赣剧团成立。之后的几十年间,这支扎根在异乡的赣剧队伍不断壮大,他们不仅创排了《丹桂情》、《练氏夫人》、《解烦丹》、《梦笔江郎》、《木樨花开》、《江良还债》等一批优秀作品,还长期坚持上山下乡演出,被当地群众誉为“扁担剧团”。
  周晓红出生于梨园世家。她的外公蔡学友早年间曾跟随赣剧表演艺术家杨桂仙学戏,很早就成为戏班子里的“驮梁旦”,后来成为浦城县赣剧团的创始人。在外公的熏陶下,周晓红两岁开始接触赣剧,10岁进了剧团,并且幸运地被先送到江西省文艺学校系统学习赣剧表演。 “11岁那年,学校组织我们观看江西省赣剧院的《还魂记》,那是我第一次看师父的演出,我被潘派艺术深深吸引,真正体会到了什么叫‘美秀娇甜’。”几十年来,周晓红在舞台上摔打、锤炼自己的同时,从未停止过对潘派艺术的追求。如今,她已经成长为蒲城县赣剧团的优秀演员,但是,追随潘凤霞先生学习仍然是她的梦想。“真是做梦都不敢想,居然真的能拜潘老师为师,我觉得自己真中太幸福了。”
  拜师仪式简朴而庄重。周晓红按照梨园行的规矩,恭恭敬敬地向师父行跪拜礼,三叩首之后,向师父敬拜师茶。在致辞中,她道出了自己的心声:“要继潘派‘美秀娇甜’绝艺;承师父‘戏比天大’之决心;立扬赣剧于五大州之鸿志……”。

  “妩媚春光,吹进深闺庭院,袅娜柔如线……”仪式结束后,周晓红为大家献唱潘派代表剧目《还魂记·妩媚春光》——这正是11岁时,少年周晓红第一次听师父唱过的那出戏。 韵味醇厚唱腔一响起,86岁的潘凤霞抬起头,双目炯炯地看着自己新收的弟子,然后开心地鼓起掌来。
  时光仿若静止。潘凤霞安静地坐着,右手边,是著名琴师洪琳——和她合作了一辈子的伙伴;左手边,是她的弟子。“理秀发,整花钿,才对着菱花偷窥半面……”这情景,让人回到从前。
  是的,赣剧的大幕从未落下。 “要把赣剧传承好” “要重现赣剧的辉煌”这是老一辈艺术家的嘱托,也是周晓红和所有赣剧后辈的责任。

编辑: 王一凡
关键词: 赣剧;潘凤霞

一场跨山越水的收徒

6月19日,江西艺术职业学院小剧场。两排热情的花篮把剧场内的气氛点染得喜庆热闹。赣剧表演艺术家潘凤霞一袭红裙,端坐着,眼神中透着欢喜。今天,她要收徒,收一位从千里之外的福建浦城赶来拜师的赣剧后辈为徒。