静、夜、思——白明物语

2016-07-07 11:02:00来源:白明艺术

  2013年9月,在广东美术馆举办的“静·夜·思-白明物语”展览收获了社会各界的一致好评。

  展览分为“静”、“夜”、“思”、“诗”四个主题,对白明在陶瓷、油画、水墨、装置等方面的艺术成就做了全面展示。关于白明的作品,此次展览策展人、广东美术馆馆长罗一平写下了如下文字:

  白明的作品有一种极致的雅,雅中的温和源自艺术家自身的“大儒”。白明的作品有一种极致的静,静中的禅定源自艺术家的自律和修为。白明的作品有一种超然的心性,飘渺而玄远的意境源自艺术家在世俗中的举重若轻。在看轻一件事物时,他知道摆脱,在看重一件事物时,他知道执著。

  白明的作品有一种极致的东方情怀,哲思中透露的文人气质,在纷繁的当代艺术表现中,恬静地展现出一种源自传统的,跨越时空的,永恒审美。他成名于油画,是中国当代陶瓷集大成者。他在创作中不断地自我超越,却将审美精神浸泡在中国传统的文脉之中。他的作品无论水墨、装置,都能在当代语境下儒雅而含蓄地表达出古典东方精神中的禅宗哲思和道家意境。其中独具的性格可用李白的一首著名的诗名-《静夜思》来概括。

  一、静

  我认为白明作品中呈现的静有如禅宗中的定。禅宗的第一层定境所追求的是身心的宁静。白明的作品用色极为清雅,浓淡虚实的墨色与大块留白所构成的空间感,营造出一种不近喧闹的沉淀的气质。线的语言干净而洗练,起伏折转被不断地重复、叠加直至纯粹,蕴含着动中的静。附于瓷光洁肌理之上的陶的皱褶和手工的痕迹,是高贵之中藏匿着的朴素,有着“机锋”般的睿智-禅宗的修养。这种温雅而含蓄的语言,将其对生命和艺术的体悟以大型若缺之形,直指人心。《坛经·坐禅品》中曾提及:“何名禅定?外离相为禅,内不乱为定……外禅内定,是为禅定。”白明的作品外在表现出一种收敛的张力,而其内在则追求一种能抵抗岁月侵蚀的更为持久的本质-恰如人性与时间的关系,外禅而内定。他敬畏时间,将时间视为一种隐喻的语言-历史沉淀中动态的静态表达。而这种敬畏,并不展现为人在时间中的脆弱,而是以一种“中庸”即“合度”的心态,呈现出温绵、柔韧的心性。他的陶瓷作品瓷质温润如玉,造型简洁、明快、素雅,具有水一样的韵律,单纯中不乏精致、巧美,充分地表现出形的变化和瓷质的品格,蕴含着优雅和刚柔结合的儒家文化气质,是古典的诗性的表现,具有中国传统文化“把玩”的美学意味。这样的作品是让人留念的,是让人不忍离去而反复思考的。白明是定的,不盲从,不随流,所以他作品的灵性带有禅定的修行;白明是思想者,所以作品才有与生命对话时的倾听。

  二、夜

  我用夜来定义白明作品中的一种虚清神秘的意境,因为这种意境悠远而隐逸,它和夜的朦胧神秘悠远又十分的相近,而道家的思想恰恰表达的就是一种玄远。白明的陶瓷在造型上具有道家文化“朴素”、“自然”和“玄远”的审美特征,其系列作品《器-形式与过程》着重张扬的是一种自然生命本身在合规律的运动中所表现出来的自由精神。在这一系列作品中,文化意识与材料运用有机的结合,使道家”玄远”抽象的表达方式和现代体验的意向图式结合为一体,形象和意义构成了完整的比喻关系。同时,他的作品兼有东方性的抽象。今道有信曾经描述过这样一种美:根据说不清的事,理解能说清的事,由此而发现鉴赏的实质,这种大的沉默……以“无”支撑“有”的象征充分表达了东方思想。在白明创作中,这两者是统一的。抽象是主体意识对客观世界过滤和纯净之后的非具象表现。东方的抽象经历了从形象到象征的过程,白明的抽象中有对自然、山河神秘而变化的写意,也有对天人关系的思考。似有象而实无,在虚静间营造出一种玄远的意境。虚静,在于抽象性语言内敛而含蓄的表达,有言之不尽却余音绕梁的情趣。而玄远又体现为作品主题的超然,于社会性激辩的主题之外,回归到对自然、万物、宇宙的思考,对自我内心和情感的观照。它肃静不媚俗,却让人有一种未可名状的感动,它简单却不单薄,又有一种可以生出万端变化的想象。这是一个人丰富的情感,也是一个人单纯的理想。

  三、思

  思则是哲思,是白明作品中幽冥的灵感。在他《参禅-形式与过程》的系列中,结构简洁,形式纯粹,随意卷起的泥片所形成的自然肌理形态给人的视觉提供了极大的可视性和神秘感,流线的韵律和团块的扭转中似乎寓示着某种逃离现实喧嚣和躁动的情感,显示出一种东方文化特有的参禅的时间意识,那些神秘的短线刻痕暗示着某种内心的迷径,而所有作品整体的组合又似乎是在重塑当代人的存在意识和生存观念-人生如参禅。参禅的本质是直达生命的真谛,对白明来说,每一件作品的创作过程都是参禅,其目的都是表达他对人生最真实的感受,这也许是白明将这组作品取名为《参禅-形式与过程》的本意。它不仅是指作品本身,也是指他所理解的“参禅”方式,更是指他理解的人生方式。

  没有变化的作品不具有现代性语义,然而没有思想的作品,则难有生命力成为经典。白明的作品中有着广泛深刻的人文性思考,对于艺术自身的发展更有着自己独立的态度。当中国当代陶艺开始探索自身发展之时,虽将传统技法与当代观念相结合,然而在审美判断上依然在东方与西方、古典与现代的矛盾中摸索着。白明选择了向传统精神寻找审美渊源。他将这种历史文脉当中的文化心理的共识,沿着其自身逻辑向前发展,使传统中精粹的民族性成为其艺术作品展现于当代世界平台中的独立的个性。他对传统的工艺技法和形式语言潜心钻研;他追求物质媒介自身表达的极致;他放任香火燃烧宣纸的痕迹,水墨的交融,陶土延展自身的纹理……如果说杜尚的《泉》消解了艺术原有的边界,颠覆了艺术的传统,那么白明的“物语”则是一种对传统的继承和扩写,对东方精神的回望和致敬。当代之下,未尝不可有隐喻的表达;手工与材质间交流所传递出的自然朴素的气质也有机械化无法取代的语言中的古雅……这样的思辨在白明的作品中形成了一家之言。

  此次由广东美术馆主办的“静、夜、思-白明物语”展览是首次对白明艺术的整体性呈现。穿插的水墨、油画、陶瓷、装置所构成独立的静、夜、思、诗四个主题,多样性地展现了白明艺术内在的文化性和一脉相承的审美气质。在激变社会文化背景下,白明的自律和人文情怀让他作品以一种大东方的温雅智慧糅合古、今、中、外;以对传统审美的继承来表达当代的观察-两者之间不是对立,不是矛盾;于传统不落窠臼,于当代而具有艺术的独立精神。这,就是他的态度。

编辑: 王一凡
关键词:

静、夜、思——白明物语