感应“忠诚”——旴河高腔现代戏《忠诚》观后

2020-07-07 16:16:00来源:央广网

  六百年旴河高腔进行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离不开对古典剧种本体创造力发展的思考。以抚州当地英模人物李进明为原型创作旴河高腔现代戏,不仅是古老戏曲反映现实及时代精神的一种责任,更是在与时代同行的实践中验证戏曲现代化拓展的兼容力和表现力的一次新机遇。这一当代颂扬剧的创作,是从唯美古典主义出发的新旅程,如何在舞台上讲述先进事迹,如何将社会主义核心价值观富有智趣地赋予形态塑造出来,从惯常的叙事结构展现先进人物事迹,到用诗化的理念来塑造人物形象,达到赋形于舞台呈现的新表达,实践戏曲诗品审美的再创造,是旴河高腔舞台创造力的全新命题。

剧照——盱河高腔《忠诚》

  全国十大武警忠诚卫士、武警抚州支队一级警士长、通信修理技师李进明,是抚州当地家喻户晓的英模。描写英模,是弘扬时代主旋律的重要内容。但英模该怎样描写,才能实现创作者与观众的深层对话和交流,一直是困扰这类创作见光彩、见性情的难题。看李进明的事迹材料,有一种被温馨感染的感动,与惯见的“先进事迹”不同的是,他很幸福,家庭美满,事业成功,没有惯常所见的牺牲和苦难。李进明本人也表示过担心,怎么写我呢?我又没有离婚,又没有穷困潦倒,哪里有冲突呢?他说出了戏剧结构的特质,是呀,“冲突”在哪里呢?

  冲突并不是苦难。他与妻子相爱一生,有着令人羡慕的美满,妻子家人对他的每一次选择都报以理解。1990年正当他备战报考军校的紧张时刻,因支队另有任务,他顾全大局,毅然放弃了对于一个战士人生的关键一步,从而永远失去了上军校的机缘。1996年2月,总队举办通信集训,当时已经在通信岗位上崭露头角的李进明便成了担任教员的不二人选,可是没人知道,那时的他结婚才三天,新婚的热乎劲还没有过,就连夜坐上了返回部队的列车。同年12月妻子即将临盆,支队批了李进明半个多月的探亲假,可他却因基层执勤点抢修调试而一拖再拖,等他忙完一切赶回老家时,女儿小恬悦已经满月了。李进明的父亲2003年时因急性心脏病突发入院(剧中改为爷爷),医院连发了三次病危通知书。但是当时正赶上新的执勤设备投入使用,总队正派了工作组下来指导帮教,李进明咬了咬牙,还是没有离开。2011年9月,李进明被查出患有恶性淋巴瘤,经历了六次生死折磨。2012年3月,持续的雷雨天气导致支队麻姑山转信台和部分处在雷区的基层中队三级网系统故障频发,刚做完化疗的李进明得知了此事,拔掉手臂上的化疗留置针管,爬上近80米高的通信塔维修天线,经历了3个多小时的顽强奋战之后,转信台的信号全面恢复了正常,而他却因体力严重透支差点跌倒在了泥泞的山路上。

剧照——盱河高腔《忠诚》

  这部戏所张扬的精神价值,首先是通过结构实现的。其结构特点在于它没有浓墨重彩地描写人物与现实的冲突,而是把焦点对准了内心的波澜。以李进明数次人生抉择中的自我认识、自我反省为基本情节框架,层次清晰地为我们勾勒出这位26年如一日甘于普通一兵的英雄,是如何摆脱这一称号的世俗羁绊与现实裹挟、走向纯净精神境界的过程。

  这是一种心理冲突和变化的流程,遵循着心灵发展的逻辑,朝着无愧无悔的精神境界。也许,从外在的动作线上难以看出明显的递进,但我们从李进明的每一次的内心纠葛中,能够清晰把握人物从不自觉的不安、焦虑,最终顿悟的心理转变阶段和层面。在躲闪和正视的交锋中,在担当与逃避的争辩中,在说与不说的犹豫中,我们看到了人物对自己内心深处的注视,看到了人物的灵魂挣扎。它向世人提问:在这个几乎一切都可以用物质和数字来衡量的商品经济全球化时代,在面对浮躁和喧嚣时,如何寻找灵魂的归宿?在面对世俗的名誉、财富、地位时,如何去追求精神世界的深度价值?这部剧犹如一首发自心灵深处的生命之歌,唱出了人们在俗世生活背后隐藏着的对于明亮的人生境界和理想人格建构的无限向往,描画出在意义的天平之上比崇实、尚用、拜物更有分量的终极精神所在,使人们看到了我们曾经依靠它来安身立命、谋求生活意义、确认存在价值、寄托梦想的精神家园。

剧照——盱河高腔《忠诚》

  二度创作准确地抓住两条情感线“大做文章”,对文本的精神内核进行了张扬,赋予了极其丰厚的言外之音。导演精心营造了李进明婚姻幸福的几个场景,为时间长河中的人物内心和人文主题牵动了情感之绳。初恋、结婚、病中的持守,他们的感情经历好得不可方物。剧中大段大段的独唱和对唱考验着他们的唱腔功夫,无声对视中潜藏的困窘和疑虑,难以表达的歉疚、痛苦等内心波澜,都是他们必须面对的课题。李进明的扮演者汤义波,不论从形体动作的设计,演唱音质、音色的运用,还是精神气质的把握、都显得自然真实富有激情。妻子的扮演者吴岚,天赋亮嗓,本色质朴,凭着并不火爆但恰切的表演,将一颗温婉无暇的心灵传达给观众。这种温婉,是经历过结实的爱情滋润的稳定感。先进人物当然不是都得家庭破碎家人不理解,而是坚持崇高隐忍付出中,有了更好的切入方式,这个方式就是妻子的理解。它以顺性的方式反拨了同类型的“平均值”,让我们感叹甚至惊叹这样表达的态度,这样温良的担当。这个担当不但显示了一对夫妻相濡以沫的情感,还使得夫妻二人共同成为爱党报国、忠诚使命的一员,完善了英模“吾道不孤”的精神家园。在这样的设定里,以“无冲突”形成冲突,走入了心灵讲述的诗体框架。而且在本剧的一大半章节中,都是依靠这一组人物关系来表达时代背景,演绎人物命运,开展人物动作的。所以在婚礼迎亲的自行车上一番甜到心底的爱情对唱后,主动放弃了挽留丈夫,化解了李进明面临危急任务的纠结,奔向了部队;丈夫癌症手术,她默默守在病床,那一段爱怨交织的倾诉,催人泪下,丈夫还未康复又奔向事故现场,妻子劝阻众人,以让丈夫急中生智解决难题……

  旴河高腔的典型音乐设置在布局中还是占主体的,结婚一场中的【红衲袄】、病房一场中的【山坡羊】、最后一场冒险维修通信塔中的【下山虎】等等,具有明确标识度的曲牌体在重要的段落里得以体现和发挥,结合唱段咏叹、宣叙的表现,完成了评述、叙述的功能,在表演唱的多声部节律里,拓展了高腔音乐的表现力,促成了类似“歌剧式”的表达。旴河高腔曲牌体的音乐特点,汇入“大戏曲”几乎水到渠成,营造了现代戏应有的“态度情境”。

剧照——盱河高腔《忠诚》

  爱情线使英雄情结获得了后顾无忧的现实依傍,而曾经是闽东革命苏区游击队员的爷爷的言传身教,则是李进明红色基因的初心源头,是英雄情节坚定自若的精神依傍。导演在表现手法上强化了非线性的倒叙并交叉于不同时空的结构手法,让祖孙在心灵叙述的结构上自由来去时空,以完成贴近精神、表现情感层面的诗化风格。在这样的故事结构里,以李进明为主体叙述,爷爷作为非现实的“英灵”形象,互动对接陈述英雄的心灵诉说,展开叙事走向。

  我忽然意识到,这部戏向我们传达的,不仅是英雄的事迹,还有见证情感的岁月,以及与岁月同在的永恒。这个“岁月”是靠近我们生活的具体,是人的一生!一个人的一生静静地摆放在你的面前,不用诉说,不用煽情,却分明用他的淡定如云告诉你,平凡的事业中曾经存放了一个怎样的青春,怎样的跋涉,怎样的付出,怎样的坚守,怎样在时光里消逝,又怎样与岁月共存的故事。而惟其有如此这般的淡定从容,才得以证明生命的崇高巍峨。在看似无冲突的同构里,岁月是有状态的“冲突”,要形容它表述它作用于它,让叙事凸显抒情,让叙述走入诗情,在虚与实、表与里的纵横交织中,去发现更深层的创造意义。让舞台空间、音乐创作、形体设置、场面铺排等赋形探索,进入了属于这一类戏的一次有意味的探索。由此咏叹生命的价值,讴歌人生的选择,达到涵泳时代精神文化的诗情。一如结尾李进明在电闪雷鸣中一步一步攀上通信塔,振奋地传达了英雄最终达到的真善美境界,将情节、情绪和意义一齐推向了高潮。那分明是英雄爬过良知陡坡、绕过心理陷阱、走过情感沼泽,最终唤醒纯真和善良之境的心灵跋涉历程,到达看见光明温暖的地方。如此悲壮的表达,即“生命如歌”,即“时代礼赞”!(文/刘飞)

编辑: 胡斐
关键词: 抚州;现代戏;《忠诚》;

感应“忠诚”——旴河高腔现代戏《忠诚》观后

六百年旴河高腔进行现实主义题材的创作,离不开对古典剧种本体创造力发展的思考。以抚州当地英模人物李进明为原型创作旴河高腔现代戏,不仅是古老戏曲反映现实及时代精神的一种责任,更是在与时代同行的实践中验证戏曲现代化拓展的兼容力和表现力的一次新机遇。